新金融搜索:
首页?>?股票?>?股市聚焦

1340天 逾3万股东耐心被耗尽!A股停牌“钉子户”何时复牌?

发布时间:2019-08-08

截至8月7日,目前A股市场上共有8只停牌股,其中*ST新亿停牌天数已经达到1340个自然日,896个交易日,是停牌时间最长的个股,公司逾3万股东被迫留下无法交易。

3家公司停牌时间超一年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8月7日收盘,A股市场上共有8只停牌股。在这些股票中,停牌时间最长的是*ST新亿,公司自2015年12月7日开始停牌,停牌天数已经达到896个交易日,1340个自然日。其次为深深房A,停牌时间达到704个交易日,1058个自然日。*ST百特的停牌时间同样超过一年,累计停牌356个自然日,236个交易日。

从复牌时间看,深深房A和同达创业都将在下周复牌,江丰电子则将在8月20日复牌。

*ST新亿停牌1340天

目前看来,*ST新亿无疑是A股市场上的停牌“钉子户”,并且没有任何复牌的迹象。

*ST新亿前身为贵州上市公司*ST国创,2014年12月由新疆万源稀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接盘原第一大股东股权,之后迁往新疆,并改为现在的名字。

在进入重整程序之前,公司因2013年度财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于2014年5月5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又因2013、2014年度连续亏损且2014年末净资产为负值,被上交所继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5年11月7日,由于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财务状况和经营状况严重恶化,已明显缺乏清偿能力,*ST新亿被新疆塔城中院受理破产重整。

当年11月16日,公司宣布,由于负债沉重,且严重缺乏偿债资金,生产经营亦难以维系,需要通过引入投资人的方式帮助公司筹集偿债资金,协助公司完成重整,并在重整后注入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新资产以恢复公司的盈利能力。

此后12月7日公司开始停牌,12月8日公司进入《重整计划》执行阶段。

*ST新亿一直停牌,主要是因为公司股东不赞同重整方案。目前只能等新疆高院对重整方案“强裁”一案的判决结果。

*ST新亿重整方案“强裁”指的是,公司小股东对于重整方案投的反对票,重整方案显示,公司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29.48股,共转增11.13亿股,由11名重整投资人支付14.47亿元受让,该款项用于清偿公司债务等。

然而,有小股东表示,如果按照公司给出的重整方案来分配的话,损失接近七成,无法接受如此大的损失。

在众多小股东的反对下,*ST新亿先后于2015年12月10日和12月11日,两次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出资人会议表决都未能通过。在大股东回避表决的情况下,*ST新亿的重整计划草案分别被以70.05%和64.65%的高比例反对票两度否决。

为此,*ST新亿向所在地新疆塔城中院申请“强裁”。而该申请被新疆塔城中院迅速给出了批准的裁定,而该裁定于2015年12月31日发到了公司。

面对新疆塔城中院的“强裁”,公司小股东并没有放弃,再次选择继续向新疆高院上诉。

鉴于公司股东的坚持上诉,*ST新亿内部人士表示,“不知道公司何时能复牌”。

*ST新亿在2019年5月9日发布了公司财报,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处在停牌状态,目前公司正在积极遴选优质资产,通过多种方式改变公司的经营状况与盈利能力。公司重整后,新疆万源汇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或其关联方将适时通过合理安排生产经营、注入关联方或第三方的大农业或大消费等各类型优质资产等方式调整公司产业结构,增强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由于公司尚处于被立案调查及破产重整案立案审查阶段,其关联方的资产注入不能实施。

这份“迟到”的财报未能获得审计部门的认可。会计师事务所认为,“未能就公司确认的对韩真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股权的入账价值和债务重组收益,以及债务重组入账资产价值的真实性、准确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及未能执行重要审计程序等,”因此,对公司去年的财报给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说明。

主动复牌曾被拒

早在2016年4月29日,上交所就已经向*ST新亿发出过监管工作函,指出了公司存在的问题,上交所对*ST新亿公司股票暂不复牌。

而2019年1月31日,*ST新亿主动向上交所提出股票复牌申请,但被拒绝。这一次上交所提出五大问题:

一、关于立案调查事项。公司仍处于立案调查中,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公司股票因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尚未消除。

二、关于破产重整再审审查事项。法院正在对公司破产重整事项进行再审审查,公司应当核实再审审查进展情况,积极配合人民法院相关审查工作,相关重整投资人应当做出限售安排、补偿承诺等相应的保护公司和投资者利益的举措。

三、关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相关方要详细说明推动公司完成利润承诺的实现方式、承诺方的履约能力,以及相应资产注入、恢复主业的具体安排。

四、关于公司治理。前期,公司董事会选举中存在控股股东万源汇金和部分重整投资人争夺董事席位的情况,部分重整投资人提名并选任了3名董事,公司控股股东提名并选任了 2 名董事,公司控制权不稳定。同时,公司长期未聘任专职董事会秘书达3年,信息披露业务严重不规范。

五、关于资金往来。公司长期向相关贸易公司支付大额预付款项,相关业务未能履行,资金被交易对方占用。根据公司公告,公司预付资金无法追回用资产抵偿的金额约5.5亿元,在其他应收款挂账的金额约3.21亿元。公司应聘请中介机构对业务的真实性进行全面核查,对韩真源公司等置入资产的实际价值进行核查,还应当核查导致前述资金无法收回的具体责任人,评估该等事项对公司经营的实际影响,并提供专项的核查及整改报告。

“壳”化严重,仅剩14名员工

统计发现,当前沪深两市员工总数低于30人的共有11家公司,从运营状况来看,这些公司的“壳”化严重。

其中,员工人数最少的是*ST毅达,仅剩2名员工。其次为*ST新亿,公司仅剩14人,包括6名行政管理人员,3名财务人员,2名技术人员,1名销售人员,1名生产人员,1名其他人员。

3万户股东无奈被“困”

数据显示,目前*ST新亿共有32,913户股东,这些股东已经被困3年,并且还将继续等待下去。

有*ST新亿的投资者表示,对于停牌的时日多少已经麻木,无能为力,只能等待。

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文章来源:东方财富研究中心)

来源: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