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搜索:
首页?>?银行?>?银行要闻

招行、平安去年人均年薪超50万 三类人才最抢手

发布时间:2019-04-04

截至目前,已有19家A股上市银行完成2018年年报披露。在上市银行整体业绩回暖、“提质增效”的情况下,一批银行的薪酬也有所提升。

14家有可比数据的上市银行中,除中信银行外的其余13家银行去年总薪酬支出、人均薪酬均实现同比增长。其中,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人均薪酬暂居前三,分别达58.5万元、52.8万元和48.4万元。

不过,受金融科技应用及银行业零售转型的影响,结构调整的“减员”依旧是银行业相对确定的趋势,人员冗余的大行尤其明显。

数据显示,去年6家国有大行合计减员2.8万人,以柜员、运营等可替代性较强、学历要求不高的岗位为主。其他银行则普遍在增加人力配置,尤其是在零售等业务条线,以及风险合规、信息科技等后台方面。

总薪酬支出集体增长

按照企业会计准则,以“本期工资福利总额=期末应付职工薪酬-期初应付职工薪酬+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的公式,计算得出的当期发放与计提的总额,是一家银行较为合理且易理解的当期总薪酬支出。

以此计算,从整体薪酬支出的变化情况来看,14家有可比数据的银行2018年总薪酬支出为6228.5亿元,同比增长6.7%。除中信银行去年总薪酬支出同比减少8%以外,其他13家银行总薪酬支出都在增加。

其中,招商银行、宁波银行、平安银行总薪酬支出增长较快,增幅分别为21.2%、17.1%和12.4%。此外,作为农商行的无锡银行,去年总薪酬支出也实现10.3%的同比增速。

这也是银行总薪酬支出连续第二年出现普遍增长。这或许也说明,经历此前数年银行员工流向非银金融机构及其他机构,甚至出走其余产业的“离职潮”后,传统银行也更愿意多出一些人力成本,留住并吸引更多人才。

“通常来说,一名银行员工两年左右上升一个级别,同时上升一个薪酬,因此总体薪酬支出增长也属正常。”一位股份行人士认为。

国有大行减员2.8万

从上述14家上市银行员工人数变动来看,除国有大行及中信银行外,其余银行都在增加人力配置。如果把H股上市的邮储银行计入在内,6家国有大行去年合计减员2.8万人。

其中,农行、建行员工人数减少较多,分别达1.36万人、0.75万人。工行、交行、中行、邮储银行去年也分别减员3752人、1371人、1014人、742人。

以农行为例,去年该行柜面人员减少约1.76万人,管理人员减少近4700人。从在岗员工学历构成变化来看,去年该行专科以下学历员工减少4.5万人。

人员的减少主要集中于三方面。其中最主要的是大堂经理、柜员、保安、现金清收、电话客服、信用卡销售等可替代性较强的岗位。随着电子渠道替代率的不断上升和客户偏好的转变,银行也裁撤了低效益网点,并将原来大而全的网点向轻型化、智能化转型。

目前来看,银行网点的转型不一定是直接采取裁员的形式,而是推动传统的柜面结算人员转岗客户服务和营销。但这种方式也势必造成部分转岗员工难以适应角色的变化,进而被动或主动离职。

其次,出于提质增效、缩短管理半径的考虑,银行选择减少部分管理岗位、运营人员的数量。据记者了解,浦发银行就分别在2017年、2018年各减少1000名、2000名运营人员。

再次,是学历不占优势的员工。譬如农行去年专科以下学历员工减少4.5万人,建行专科以下学历员工减少2768人。

加码三类人员配置

除国有大行继续压缩员工总数外,其余银行普遍加大了人力配置,人员的增加主要出现在业务条线(尤其是零售业务)、信息科技等方面。

就数量而言,14家银行中平安、招行两家股份行人员增加最多,分别为2124人、2060人;宁波银行作为城商行,全年母公司员工也增加了近1500人。

从结构上可以发现,这三家增员规模较大的银行中,去年增量普遍集中在业务条线。以招行为例,“零售之王”选择继续加大零售金融员工数量,条线员工合计增加1650人,相当于全行员工增量的80%;零售金融员工占比也突破40%,达41%。

平安银行去年也增加业务人员1973人,占全行员工增量的93%;宁波银行零售金融、公司金融去年分别增加719名、563名员工,合计占全行员工增量的86%。

此外,不少银行还在增加风险合规人员、信息科技人员的配置。以浦发银行为例,该行去年员工人数增加1429人,其中技术人员增加801人,其余增量全部集中于该行主要子公司的人员增长。

日前举行的年度业绩会上,交行行长任德奇表示,将进一步加大科技投入。“一是信息科技投入在全行营收中的占比要从目前的5%左右逐步提升到10%以上;二是近期启动了金融科技人才计划,要将金融科技人才从目前的5%左右提升到10%以上。”

从新入职员工的学历、专业来看,商业银行对复合型专业人才的需求也在增加。浦发银行行长刘信义在该行业绩发布会上透露,该行去年新招应届毕业生中,超过50%都是计算机、数学等理工科背景,而金融、经济、管理等“对口专业”背景毕业生在新员工中的占比变成了“一小半”。

两银行人均薪酬超50万

数据显示,除中信银行外,其余13家银行的去年人均薪酬均实现同比增长。其中增幅在10%以上的有3家,分别是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农业银行,增幅分别为17.8%、16.1%、11.4%。

值得注意的是,招商银行、平安银行、宁波银行在员工人数较快增长的同时,人均薪酬也实现较快提升,人力成本投入可见一斑。

从人均薪酬水平来看,国有大行普遍在25万~30万元,其中更加市场化的交行约为31.6万元;股份行中有多家高于44万元,其中招商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暂居前三,光大银行人均薪酬则稍显逊色,去年仅为36.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宁波银行,作为地方银行,该行去年人均薪酬高达48.4万元,且去年员工人数增幅(12.3%)也是14家银行里最高的,远高于其他银行。

当然,人均薪酬的概念无法具体区分所在区域、条线、职务层级的不同情况,因此很难准确描述每一位银行从业人员的薪酬水平。

“银行每个时期的经营导向也不一样。譬如一家原来做对公强的银行,现在要转做零售,就势必要减少对对公条线的资源投入,增加对零售条线的投入,这对条线的薪酬也会有直接影响。”一位股份行投行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

而在地区分布上,不同区域的银行业务规模、资产质量都有差异。近年沿海发达地区资产质量整体企稳,盈利水平提升,而环渤海及东北地区不良持续暴露,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对银行的薪酬水平造成影响。

此外,账面薪酬与实际到手的工资水平也存在较大差异。“比如,40万元的全年薪酬,在扣减五险一金和个税之后,剩余薪酬分摊到每个月和年终奖上,每个月实际收到的大概是2万元;如果人均薪酬是22万元,扣减分摊之后就更低了。”前述财务负责人称。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安毅